卡莫尔荆棘

我永远喜欢小太阳!

Cookies and Milk

Cp维埃


心照不宣,只隔一层窗户纸前提!


万圣节小甜饼送给蓝麟老师 @蓝雪之麟 !


之前一直说要给蓝麟老师产粮,看到蓝麟老师偶尔在空间里感慨说“想要吃粮……”“救救孩子……”“到底怎样才能得到快乐……”我就很想自不量力地自告奋勇,试图让我喜欢的老师快乐!结果开学事情一大堆,就一直咕咕咕到现在……真是没脸见人呜呜呜


这两天运动会,终于有时间摸鱼啦,踩着点把这块小甜饼肝出来啦!


祝老师万圣节快乐!


Ps.昨天翻tag,发现竟然有四篇更新,兴冲冲地点进去——...

咕咕警告4(碎片流)


“别救我。”维鲁特说,

 

“别死了。”

 

 

 

他只留给他这六个字,埃蒙不知道他是否还有其它未曾说出口的话。

现在回想起来,或许是因为维鲁特唇角的笑容太过轻描淡写,让他竟生出了错觉——不过是一次普通的告别。

———————————————————————

“啊,你是说那个时候啊——”

“当时真没多想,又不是什么小说戏剧,生死一瞬之间哪有机会矫情。”维鲁特伸了个懒腰,肩膀处传来酸胀的感觉。他顺势倒在自家哨兵怀里,枕着他的腿,懒洋洋地,说:“如果一定要说的话,不过是我的一点私心。”

 

他伸手揪住埃蒙的衣领,把他拉...

来自空间,实在没有找到出处,侵删

但是这个真的画的巨好!!神仙下凡,大家品一品!!

欢迎大家来嗑!这对真的好吃!信我!!

咕咕警告3

埃蒙现在正在白塔里四处闲逛,对,你没听错,闲逛。这次的放风太过突如其来,让他来不及做出什么有目的性的计划。他被允许离开了狭小闭塞的静音室,但脖颈和四肢上的抑制器未被取下。虽然难得的没有人跟着,不过埃蒙相信那些无处不在的摄像头仍然坚守着自己的岗位。

且白大褂们的自信确实不无道理,埃蒙能清晰地感觉到,纵使五感没有遭到屏蔽,自己的信息素却完全被压制在体内,处理信息的能力和速度差到让他仿佛是一条被仍在岸上的鱼,呼吸都带着轻微地灼烧感,难受至极。

 

 

白塔密集的建筑和无止境的廊桥仿佛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铺天盖地的白色反射着冰冷的气息,宛如一座骸骨堆砌的寂静陵园。埃蒙走在...

咕咕警告!(2)

最近沉迷写oc,在咕咕的边缘疯狂试探

悄咪咪丢个垃圾片段,以证清白!

私心打了维埃tag,虽然克洛诺少爷这次并未登场……


伴随着微不可查的电流声,封闭的门与光源一同被打开。一股清甜的柑橘香便瞬间充盈了狭小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带着一种湿漉漉的薄荷味儿,承载着薄而坚韧的精神网络,为埃蒙支立起了一道纯净的屏障,将外界爆炸纷乱的信息尽数隔绝——红发少年紧绷的筋骨缓缓舒展,眉头微松,于是他默许了来者接下来的自作主张——信息素像一只轻盈的水鸟掠过湖面般沿着他的信息管道一路蜿蜒,梳理了自己一直无可奈何的淤积的冗杂,虽然这点程度的堵塞远没有达到自己的承受极限,但垃圾总是该及...

咕咕警告!(一个垃圾片段预告)

“为你而生,非我所愿。”


埃蒙看着维鲁特,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说出的话却犹如寒芒凛冽的刀剑破开灼热微醺的空气,掀开遮掩的幕布,露出那道横在两人面前的那道可怖深堑,刺得他心脏微微一缩,似乎连神经都被拉扯着抽搐。


维鲁特神色未变,毕竟他早已今非昔比,再不是当年那个呆愣地仰望着隼鸟停在红发少年小臂的男孩了。但也只有他自己清楚,虽说算不上翻天覆地,但精神图景里那片古井无波的海域却有波澜一圈一圈连绵不绝的泛起——他远没有面上所假装的那般风平浪静。


自嘲地笑了笑,他忍不住唾弃自己,心想不是没有预想过这样的结局,埃蒙向来是这般直来...

冷圈不易,抱团取暖,欢迎各位叶米小可爱!大家冲鸭!

第一人称注意!

极度短小注意!!

占卜pa!

仅属于个人解读,理解偏差多多包涵~

好啦先生们,久等了!占卜结束,让我们来看看结果吧!

【J是什么做成的?
    蜜糖,墓碑,
    和雨天的积水。】

【维鲁特克洛诺是什么做成的?
    焦糖,墓碑
    和太阳的味道。】

哦呀……

不不不,别紧张,这并非什么不好的结果,我的表情有这么可怕吗?我只是在感叹,这真是奇妙的对应啊。

嗯……这样说吧,这意味着不论好坏,你们冥冥之间兀自有缘,就像世人常说的的所谓“命中注定...

我爱你


啊啊啊啊啊!!
我,维埃女孩,爆炸!!
真的,官方官方竟然派人来北极圈看望我们科考队了!猛男落泪jpg.
pv具好看!!神仙意境!!墙裂安利啊啊啊!
传送链接见评论,大家冲鸭!
从此我们J神就是拥有两首个人曲的男人了!!

为了表达我炸裂的喜悦之情,我决定熬夜肝一份彩虹屁出来!!

……第一次吹彩虹屁,不足之处多多包涵(心虚jpg.)

ps.私心打了维埃tag,与正文无关

埃蒙·J。

名是两个字,标注了现在,是青年在人间中浸润了温暖世俗的烟火后的守护无言,念在唇齿间是利落的干脆,如他锋芒毕露的重剑。

姓是孤零零的一个J,过去的烙印,隐匿着所有曾包围男孩的冰冷孤独,道出时舌尖却微...

1 / 5

© 卡莫尔荆棘 | Powered by LOFTER